自然科普:不要在河里撒尿,会引来“食丁鱼”
来源:物种日历
发布时间:2021-11-24
浏览次数:393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

图片

1829年,德国生物学家卡尔•冯•马齐乌斯(Carl Friedrich Philipp von Martius),来到亚马逊深处,参加原住民的捕鱼仪式。他吃惊地发现,原住民男性下体部位都绑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带子,宛如随身携带了一枚小木乃伊。马齐乌斯好奇地询问土著们,这是什么祈福仪式吗?让你们能多捞到鱼吗?

结果却是大出意料,这种“下身道具”是为了保护命根子,免受亚马逊臭名昭著的“寄生鱼”卷须寄生鲇Vandellia cirrhosa侵害(也可以顺带避免被食人鱼啄咬),传说它们会钻进尿道,使人遭受难言之隐!

图片

还是不要了解细节的好 | Pixabay

马齐乌斯十分惊奇,他想尽一切办法,希望能搞清楚这些“猥琐”鱼的习性,不久机会来了,在渔获中,土著在一条大鲶鱼的鱼鳃处找到了一条寄生鲇。当西方学者第一次面对这条仅2.5厘米长的鱼时(当时马齐乌斯遇到的是一条亚成鱼),不禁啧啧称奇,这么一个小家伙,是如何让世世代代生活在此的土著心惊胆寒的呢?

图片

卷须寄生鲇 | Murilo Valente-Aguiar et al. / Forensic Science Medicine and Pathology (2020)

寻尿而来?

在马齐乌斯之后,西方学者接二连三被这个小生物吸引,每个人都在头顶打上了一个大问号,它们真的能钻入尿道吗?至少在马齐乌斯的记录中,他表示了疑问,因为在解剖中他发现,卷须寄生鲇的主要感知器官是眼,难道它们另有“尿感知器”,用来探索在河水中撒尿的哺乳动物(包括人类),一发进洞吗?

数年之后法国生物学家卡斯特尔诺(Castelnau)来到此地,也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,当土著男性对着河面撒尿时,居然真的吸引来了卷须寄生鲇。介于当时实验方法有限,他无法确定这些鱼到底是被尿液本身的味道吸引,还是被河面的震动吸引,在日记中他只是做了记录,而未下定论。

图片

卷须寄生鲇(这里写了两个学名,其中Vandellia plazaii是卷须寄生鲇的同物异名)和锯腹鳓lè属Pristigaster | Biodiversity Heritage Library

而后德国生物学家爱德华•彭皮(Edward Poeppig)考察游历南美雨林时,听到了另一些部落的传说:“其实卷须寄生鲇并不会钻入男性身体,相反,它们更喜欢女性身体,那些号称卷须寄生鲇会进入男性身体的部落只是胆子太小了!”卷须寄生鲇生活在浑浊的水中,所以似乎不能排除“误入歧途”的可能性。“吸血鱼”的传说变得更加扑朔迷离。

一发进洞?

以上这些都是一两百年前的故事,很多记录碍于时代局限,不少也只是道听途说,那是否有卷须寄生鲇进入人体的现代案例呢?有一则新闻,发生在1997年的巴西,有一位23岁的年轻人声称自己被卷须寄生鲇攻击,驱车两小时来到巴西玛瑙斯市(Manaus)找到医生萨马德(Dr. Anoar Samad),萨马德使尽浑身解数,在这位小伙子体内取出了一条133.5毫米长,11.5毫米粗的卷须寄生鲇,终于保住了他的“小弟弟”。

按照萨马德医生的说法,小伙子因为在游泳时撒尿,被寄生鲇袭击,如果不是他技艺高超,命根子就不保了。“罪魁祸首”被医生泡在福尔马林瓶中保存起来,给病人们参观。这个事件在巴西引起了极大的震动,尤其是对在河里游野泳的小朋友们!

图片

埋头在鱼鳃里吸血的寄生鲇 | Jansen Alfredo Sampaio Zuanon & Ivan Sazima / Vertebrate Natural History (2004)

但是两年后,美国海洋生物学家思博特(Stephen Spotte)却对萨马德医生的说法表示了质疑。他会见了萨马德,并亲自检查了这条寄生鲇样本。寄生鲇的鳃盖上面长有倒刺,钻入鱼鳃吸血时将鳃盖张开,倒刺会把它固定在鱼鳃内,所以如果这条将近虎口长、一手指粗的鲇鱼真的卡在尿道里,想把它完整取出是不那么容易的。

最终他得出一个结论:如果这条鱼能随随便便钻入男性尿道,还能完整地取出来,概率不会高于一个人被雷劈中的同时又被鲨鱼咬了。真相如何,至今不得而知。

“小恶魔”本尊

卷须寄生鲇是一种半透明的小鱼,略呈蓝色,身长一般不到10厘米,也被叫做牙签鱼toothpick fish,或吸血鬼鱼vampire fish,属于寄生鲇属 Vandellia。它们会伺机钻入其它亚马逊鱼类的鱼鳃中,特别是那些河底的鲶鱼,正是它们的不二选择。在钻入寄主鳃内后,卷须寄生鲇会疯狂吸食鱼鳃中流动的血液,同时,鳃盖上用来固定的尖刺撕扯鱼鳃,可能对寄主造成大量失血或者严重创伤,极端情况下还会导致寄主死亡。

图片

A,喝饱血的寄生鲇。B,将自己挂在鱼鳃里吸血的寄生鲇。| Vidal Haddad Junior et al. / Journal of the Brazilian Society of Tropical Medicine (2021)

单以寄生模式上来讲,由于天地创造设计部太变态,在寄生生物里,卷须寄生鲇并不算十分稀奇。在大自然中不管是铁线虫还是双盘吸虫,寄生方式都要比卷须寄生鲇更为复杂变态。但是卷须寄生鲇在亚马逊雨林造成的恐慌,却比其它物种大得多,毕竟某些部位实在太过脆弱。

鱼的蛋白质代谢产物,有一部分通过鳃排泄,所以鳃里会排出氨。因此人们曾经认为,卷须寄生鲇会感知氨,从而找到鱼血大餐,而在河里撒尿也会招来它们“一发进洞”。然而科学研究表示,卷须寄生鲇只对震动敏感,而对氨味不敏感,所以它们对尿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。

图片

喜盖鲇Stegophilus insidiosus,这也是一种寄生于鳃盖里的吸血鱼,体长只有4厘米 | CH Eigenmann / Proceedings of the Indiana Academy of Science (1917)

纵观人类历史,有数不胜数的怪物传说,三头六臂、腾云驾雾无所不有,随着我们认识的不断深入,越来越多的怪力乱神被击破,变成同样惊人的事实。如果你想见识“吸血鬼鱼”的相貌,欢迎来英国伦敦自然博物馆参观它的标本。

图片



欢迎扫码联系科普老师!

深圳科普将定期推出

公益、免费、优惠的科普活动和科普好物!


听说,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。
深圳科普行,没你真不行
扫描关注深圳科普公众号
加入深圳科普群
  • 参加最新科普活动
  • 认识科普小朋友
  • 成为科学小记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