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科普:公交车逃生窗为什么要砸边角处?
发布时间:2021-04-08
浏览次数:355

公交车逃生窗为什么要砸边角处?

图片图源:Wikipedia

很多公交车的窗户是密闭式的,乘客无法打开,这样设计一方面是为了节省空调系统的耗电;另一方面也避免乘客向窗外投掷物品、或将身体探出窗外,带来安全隐患。然而,密闭的车窗有个很大的安全隐患——阻碍逃生。 公交车燃烧事故发生后,安全锤成了公交车的标配,用于在紧急情况下敲碎车窗玻璃逃生。

敲击位置一般设置在车窗四角或边缘,为什么不直接从中间破窗呢?

为保证足够结实,公交车窗户采用的是高强度的钢化玻璃。加工过程中,钢化玻璃表面和边缘形成了一个压应力保护层,内部形成张应力,抗弯曲和抗冲击强度是普通玻璃的3~5倍。

根据钢化玻璃的应力分布曲线,它的四角和边缘处最薄弱。如果用锤尖敲击,接触点的巨大压强会使钢化玻璃开裂。虽然只是局部受创,但整块钢化玻璃原本的应力分布都遭到了破坏,从而延伸出大面积的网状裂纹。这时候,只需要轻轻一踹,玻璃就会破开一个大口,供乘客逃生。

然而,在危急关头,慌乱的乘客可能会无法正确使用安全锤。所以有研究人员开发了自动安全锤系统,只需要打开保险盖,开启机关,安全锤就会自行在正确的位置破碎窗户。

北极点和南极点算哪个时区?

图片图源:Pixabay

全球按经度分成了24个时区,但在南北极点,24个时区交汇在一处,又该按哪个时区算时间? 有的极地考察船会按附近国家的时区来设置时间,或者依船员活动日程来设置。极星号(Polarstern)破冰船在北极执行勘探任务期间,连续6周,每隔一周就把时间回拨1小时。 那要是在北极点附近,没走几步就得换个时区的时间,岂不累惨? 南北极点附近并没有人定居,昼夜都持续半年,所以划分时区并没有多大意义。 对于在南北极的科考人员而言,他们可以任意选择对自己最方便的时区时间,比如祖国或物资供应地时区的时间。

图片

南极洲时区划分,但各科考站可以制定自己的时区 | 图源:Wikipedia

南极最大的科考站——麦克默多站(McMurdo Station)的主要物资供应基地位于新西兰,所以采用的是新西兰时间。

指南针在北极点怎么指?

图片图源:Pixabay

指南针之所以能坚定地指向南北,是因为磁针的指向始终沿着地球磁场的磁感线方向。

你可能会以为地球磁极的两端在地理上的南北极点(自转轴两极),但它们其实并不重合——地磁北极和北极点相距大约400千米;地磁南极与南极点相距2858千米。它们的位置每年都在变动,甚至发生过倒转。

图片

地磁北极在不同年份的位置 | 图源:Wikipedia

而且与名字相反,如果把地球比作一个大磁铁,它的磁场N极和S极其实分别对应的是地磁南极和地磁北极。所以在地理北极点,磁针N极依然会指向地磁北极。

图片

地理南北极(绿)和磁场南北极(红)| 图源:Wikipedia

那么,指南针在地磁北极又会怎么指? 磁感线在地磁极点处几乎垂直于地面,如果小磁针可以不受限制地朝任意方向运动,且周围没有其他磁场干扰,理论上,在地磁北极,磁针N极会沿着磁感线竖直地指向地面。

人的嘴唇为什么是红色的?

图片图源:Pixy

动物们都有张用来吃饭的嘴,但却鲜有像人类这样显眼的嘴唇,包括我们的灵长类表亲。

图片

大猩猩没有明显的嘴唇 | 图源:Wikimedia Commons

嘴唇的红色让它在整张脸上格外突出,这是因为那里毛细血管密集,皮肤又薄,血液的红色就被凸显出来了。 令人疑惑的是,如果只是为了吃饭,只需要开个口就行了,似乎没必要让它如此显眼。这一现象依然是个演化谜团。

有推测认为,嘴唇显红纯粹只是因为皮薄,这样能使它拥有更敏锐的感觉,包括提升对食物触感和温度的感知。 还有观点认为,红色嘴唇会让人显得更有吸引力,在性选择中更具优势。因为鲜红代表着血液含氧量丰富,红润的丰唇可能暗示着身体健康。

图片

达氏蝙蝠鱼:喜欢我的烈焰红唇吗?| 图源:PBS

来源:把科学带回家

封面图来源:Wikipedia 无标注图片来源网络。参考资料储存于石墨:https://shimo.im/docs/yGgtVqKcP8xvRkh3


关注【深圳科普】微信公众号,在对话框:
回复【最新活动】,了解近期科普活动
回复【科普行】,了解最新深圳科普行活动
回复【研学营】,了解最新科普研学营
回复【科普课堂】,了解最新科普课堂
回复【科普书籍】,了解最新科普书籍
回复【团体定制】,了解最新团体定制活动
回复【科普基地】,了解深圳科普基地详情
回复【观鸟知识】,学习观鸟相关科普知识
回复【博物学院】,了解更多博物学院活动详情

听说,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。
深圳科普
深圳科普行,没你真不行
扫描关注深圳科普公众号
加入深圳科普群
  • 参加最新科普活动
  • 认识科普小朋友
  • 成为科学小记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