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最大科研诚信调查陷困境
作者:唐一尘
发布时间:2020-11-27
浏览次数:737
-最大科研诚信调查陷困境

全球最大规模的、耗资80万欧元的一项研究诚信的多学科调查有可能达不到目标,原因是2/3的受邀机构拒绝合作,理由是这一话题的敏感性以及担心负面宣传。该调查将于12月7日结束,但调查小组从4万名目标参与者中收集到的回复不到15%。

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诚信研究专家Lex Bouter从2016年开始计划这项调查,以解决可疑研究实践和科学不端行为的数据缺乏问题。曾任该校校长的Bouter向其他大学校长保证,这次调查不会产生一个不当行为机构排名。

但Bouter回忆道,在2019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,一些大学校长认为,对这样敏感的话题进行调查是不合适的。另一些人则担心,这项调查过于关注不良行为,比如数据造假。拒绝参与调查的乌得勒支大学校长Henk Kummeling表示:“我认为这种做法有失偏颇。如果你只问有问题的研究方法,你已经知道你会从调查中得到什么。”

最终,荷兰15所大学中的5所同意合作,条件是允许它们对调查设置和调查内容发表意见。调查问卷的内容有所扩增,包括了更多关于理想科学实践的问题,如数据共享和开放科学。5所参评大学的校长试图说服其他大学参评,但均以失败告终。

莱顿大学校长Carel Stolker 在发给《科学》的一份声明中说,该校拒绝参加调查,因为调查方法不佳,但他没有提供细节。Kummeling表示“没有感觉到这个结果会对未来的政策有用”,同时否认是因为这一话题的敏感性。

但据负责协调这次调查的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中心博士后研究员Gowri Gopalakrishna说,这些机构确实担心负面宣传。

未参与该调查的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科学哲学家Jeroen de Ridder表示自己很失望,他否认该调查存在方法上的缺陷,并认为“这已成为人们所能期望的最细致、最彻底的调查”。

参与调查的大学为Gopalakrishna提供了员工电子邮件地址,并提醒员工填写问卷。为了从其他10个机构的研究人员那里得到反馈,Gopalakrishna和同事不得不搜罗电子邮件地址,并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发出调查问卷。“这导致了更多的邮件被退回和未打开。”她说。

截至11月24日,合作机构有关研究人员中有13.3%回复了问卷,而非合作机构的这一比例为9.5%。12月7日之后,研究小组必须确定样本的代表性。Bouter仍然期望它会有价值,“我对调查的进展有些失望,但有超过5000份完成的调查,这仍然是迄今最大的调查”。



关注【深圳科普】微信公众号,在对话框:
回复【最新活动】,了解近期科普活动
回复【科普行】,了解最新深圳科普行活动
回复【研学营】,了解最新科普研学营
回复【科普课堂】,了解最新科普课堂
回复【科普书籍】,了解最新科普书籍
回复【团体定制】,了解最新团体定制活动
回复【科普基地】,了解深圳科普基地详情
回复【观鸟知识】,学习观鸟相关科普知识

听说,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