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大利亚,“煤”戏了?
来源:瞭望智库
发布时间:2020-10-20
浏览次数:1523

这两天,“中国叫停澳大利亚煤炭进口”的消息引起海外热议。

报道截图。上图为彭博社:《中国禁止澳大利亚煤炭进口是因为两国政治关系紧张》

下图为澳大利亚先驱早报:《中国公司被口头告知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》

实际上,到目前为止,尚未出现官方明确禁令。

从澳大利亚政府官员的回应来看,他们并不想让事情“发酵”。澳大利亚总理表示,“中国的这一安排以往也不少见”,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则表示,澳方正与中方接触,并试图得到中方的“某种保证”。

不过市场给出了直接反应:据报道,当地时间10月13日,澳大利亚最大的煤炭商Whitehaven股票下跌超过6%,能源公司New Hope股票的跌幅同样达到5%。此外,澳大利亚能源行业指数下跌达1.3%。

澳洲网友也跟着紧张起来。推特网友Kary说,“煤炭‘厄运难逃’了,韩国和日本都决心要发展可再生、可回收的能源,铁定煤炭买家越来越少了。我们的经济最好开始多样化发展。”

图为twitter截图

网友curious-s更进一步:“比这更糟糕的是,政府还正扩大煤炭产业,澳大利亚当地很少有人赞同。”

图为Reddit截图

不过也有理性的网友:“报道中说只是一家中国买方之言,官方并没有确认煤炭‘禁令’的存在。但却提到澳大利亚商品‘面临更加严格的入关检查’,中国在周二也发布数据,说前三季度从澳大利亚的进口下跌了5.1%。”

图为twitter截图

环保人士Marcel Mamie发表评论:“对澳大利亚是好事,让我们把煤炭‘送回’它该待的地下。”

图为twitter截图

网友BaldingsWorld则拿出国家“气候承诺”:“放弃煤炭是因为我们要把环境置于利益和公司贪婪之上,抱歉斯科特,看待问题不过于个人化可以吗?我们的2060气候承诺更为重要。”

图为Reddit截图

澳大利亚人,为何谈煤色变?

文 | 王乙雯 瞭望智库观察员

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,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(zhczyj)及作者信息,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。

1

坐在矿车上的国家

澳大利亚大陆地质年代古老、矿藏富集带分布广泛,煤、天然气等能源资源储量非常丰富。

2020年10月13日,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,一辆运煤的火车。图|视觉中国

根据最新数据,澳大利亚煤炭已探明储量为1474.35亿吨,占全球已探明煤炭储量的14%,在世界已探明煤炭储量的国家中排名第三。澳大利亚的煤具有低灰、低硫、高热量的特点,开采价值高。

煤炭用途十分广泛,根据其用途,动力煤和炼焦煤是两个主要类型。动力煤主要为热电厂、工矿企业提供燃动力,而炼焦煤主要用于生产焦炭。而焦炭多用于炼钢,是目前钢铁等行业的主要生产原料,被喻为钢铁工业的“基本食粮”。

在煤炭家族中,炼焦煤并不算多。世界炼焦煤资源占全球煤炭资源总量的10%,储量最多的俄罗斯,几乎占据了世界炼焦煤资源的1/2。中国是炼焦煤第一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,澳大利亚则是炼焦煤出口最多的国家。

除煤炭资源外,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储量也相当丰富。它和巴西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供给国,基本上,两国铁矿产量由四大矿山提供。经历2010年以来的扩产之后,2015年,四大矿山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达到50%,形成了典型的“寡头垄断”格局。

长期以来,澳大利亚经济依赖资源出口,虽然近年来也在不断寻求经济转型,但是资源出口依然是其重要产业。澳大利亚的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盆地,产量高而本国需求少,加上地理位置优越、海运发达,十分利于出口。澳大利亚出口的煤炭约占全球总出口量的1/3,行业利润丰厚,同时提供了大量就业。

既然煤炭、铁矿石资源这么充足,为什么澳大利亚不自己发展钢铁业,却要一直输出?

简单来说,直接输出比在当地发展的利润高。

从国际视角看,澳大利亚属于资源出口型经济,具有资金密集的特征。如此,不仅吸收了资本,还使劳动力集中在了服务业,造成劳动力成本过高,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制造业这种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发展。

从国内发展分析:

首先,澳大利亚国内资源分布不均,煤矿和铁矿所在地一个在东岸一个在西岸,距离太远,而澳大利亚地广人稀,缺少铁路,地面运输不够顺畅;

其次,重工业产业链不够完善,不利于产品的研发和升级。钢铁加工越细,定制程度越大,越接近于买方驱动,而澳大利亚冶炼技术一般,规模也小,粗钢附加值也有限;

此外,还有其他能源消耗问题。比如水资源,澳大利亚虽然被海洋包围,但其水资源特别是淡水资源并不丰富。这些配套资源的不足也会限制钢铁业发展。

所以,与其费大力气发展钢铁业,还不如直接出口煤炭、铁矿更为省力,利润也相对更高。

2

煤炭出口对澳大利亚有多重要?

近年来,全球煤炭产业深度调整,世界煤炭产量呈现波动变化的态势。自2013年起,由于煤炭大量被清洁能源替代,其产量出现了明显的下滑,但由于世界能源需求的不断变化,2016年之后,全球煤炭产量又恢复稳定的增长。

澳大利亚博文阿博特角煤港,阿博特角煤炭出口码头位于昆士兰州博文以北25公里处,是澳大利亚最北的港口。图|视觉中国

现在,澳大利亚主要开采煤矿的企业有6家,分别为英美资源集团、兖矿集团、嘉能可、必和必拓、力拓集团以及博地能源。其中,力拓集团在2018年年底将所有煤炭相关业务与资产出售。业务上,主要涉及炼焦煤、动力煤等种类,从近3年澳大利亚六大煤炭企业的产量情况来看,炼焦煤和动力煤产量无明显下降。

可以说,煤炭行业对澳大利亚经济的贡献有目共睹,政府当然力挺。2019年年底,澳大利亚山火爆发,有专家认为气候变化是澳大利亚山火爆发的间接原因,而煤炭是污染严重的产业。政府否认了这一说法,澳总理斯科特·莫里森也强硬表态,拒绝收缩煤炭行业。

煤炭价格回升、需求出现恢复,加上政府鼓励,澳大利亚不仅吸引来了美国重要煤炭生产商来此上市,甚至带动本土中小型矿企强势反弹。2018年,煤炭一举超越铁矿石,成为澳最赚钱也最有价值的出口商品。2017至2018年,通过出售动力煤和冶金煤,澳大利亚实现了610亿澳元的创纪录出口收入。

繁荣之下,总有危机。

2018年4月,澳大利亚工业、创新和科技部就在季度报告中发出过警示:“2020年将标志着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部门的显著增长阶段走到终点”。报告分析,未来几年,澳大利亚主要的资源和能源类出口商品价格将下滑,“特别是铁矿石和焦煤,将会受累于持续增长的国际市场供应,以及中国钢铁产量下降”。

3

中国,世界第一煤炭进口国

注:单位EJ为“艾焦”,J为“焦耳”,1EJ=1×10^18 J。图片来源: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

可以看出,煤炭消费量在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、印度、印尼、越南等国仍保持增长。

2019年,中国煤炭消费量占全球总消费量的51.7%,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煤炭消费大国。

煤炭消费排名靠前的印度,近几年经济飞速发展,必然需要数量巨大的能源作为支撑,也在大量进口煤炭。但印度去年的煤炭消费量不足中国的1/4,同比增幅仅0.3%,创2001年以来新低。

美国虽同为煤炭消费大国,但却是近年来煤炭消费降低最快的国家。1979年,美国煤炭消费量世界第一,1986年被我国超过位居第二,2015年又被印度超过降为第三大煤炭消费国。近几年,美国煤炭消费量逐年下降,2019年同比降幅达14.6%。

消费重心转移,也意味着进出口贸易的变化。20世纪70年代以来,煤炭主要进口国除日本、德国外,又增加了中国、印度、韩国等国家。

1971-2018年世界主要煤炭进口国和地区及其煤炭进口量变化。数据来源:国际能源署(IEA)

1971-2010年,日本一直是第一大煤炭进口国,2010年,中日煤炭进口量占比均为17%,日本绝对量略高于我国;2011年,中国煤炭进口量超过日本,排名第一,占世界煤炭进口总量的21%;2014年,印度煤炭进口量超过日本,排名第二。在2009-2018年间,韩国煤炭进口量一直保持在第四位,占比在10%-11%之间。

远洋运输轮在连云港港煤炭码头卸运电煤。图|IC photo

可以说,煤炭是加快城市化进程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主要能源资源,现有和新兴的亚洲市场对煤炭的需求保持强劲,而中国市场具有绝对实力。

今年前三季度,中澳贸易总值8597.3亿元人民币;中国自澳大利亚进口的主要商品为铁矿砂、天然气和煤,占进口值的76.4%。据《南华早报》报道,今年上半年,澳大利亚是向中国出口炼焦煤最多的国家。

不过,随着能源结构优化,中国的煤炭消费在减少——中国已经宣布碳中和目标,即将全面转向清洁能源。《中国钢铁工业节能低碳发展报告2019》显示,中国能源消费结构优化步伐加快。

同时,近年来我国对进口煤炭的质量要求逐渐提高,海关加强了对进口煤炭的质量安全检测和环保项目检测。2019年,自澳洲进口的煤炭就因严格检测,清关时间延长。

4

澳煤,慌了?

如果中国不进口,澳大利亚的煤炭怎么办?

简单来说,寻找新的“买主”。

很多人会想到印度。不过,据路透社最近报道,数据机构Refenitiv编制的船舶跟踪和港口数据显示,印度进口煤炭量已连续数月大幅下降。路透社指出,这主要归因于其全国封锁导致的经济停滞。同时,据印度媒体报道,为缓解本土煤炭库存量上升,应对煤炭需求下降以及提振本土煤炭销量,印度政府已经决定在2020-2021财年取消混合动力煤的进口,鼓励煤炭企业转向本土。这或将进一步减少印度进口煤炭的数量。

还有日本,其煤炭进口数量世界排名也相对靠前。但近年来,日本一直致力于发展清洁能源,比如氢燃料就是日本在能源上的关注重点,该国迫切希望取代对核能的依赖。

至于亚洲和其他地区的煤炭进口需求,不足以与中国并谈。

销量不行,澳大利亚能尝试转型吗?

2018年8月,澳大利亚出台了两份报告——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(CSIRO)发布的《国家氢能发展路线图:迈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氢能产业》报告、阿兰·芬克尔领导的氢战略小组发布的《澳大利亚未来之氢》报告。这两份报告为澳大利亚氢能产业的发展提供了蓝图。

【注:CSIRO报告认为,从制氢成本看,煤制氢成本最低。报告还提出要在维多利亚州富产褐煤的拉特罗布山谷,试验煤炭气化制氢项目,发展目标是在2030年代后实现煤制氢领域的商业化生产。】

或许,澳大利亚向氢燃料转型,可以从日本的能源意图中获益,成为领先的日本燃料供应国。

除市场减少之外,“澳煤”的竞争对手实力不容小觑。

比如印尼,其煤炭储量位居世界第五,产出的煤约74%用于出口。印尼的煤炭低灰、低硫,主要用于发电,属于动力煤,加上地理优势,印尼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,提供了约1/3的海运煤。

蒙古国是近年来的后起之秀,近年来,随着政府对煤矿及铁路等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,蒙古国焦煤的产能增长迅速。

还有俄罗斯。据媒体报道,俄罗斯能源部最新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,2024年俄罗斯煤炭年产量将增长到4.48亿至5.3亿吨,在全球煤炭出口市场的份额也预计将从目前的11%扩大到25%。

总之,全球市场瞬息万变,未来,澳大利亚煤炭将何去何从难以判断。但眼下的澳大利亚应该清楚,一旦失去中国,本土煤矿业可能损失惨重,毕竟同量级的“买家”,不是那么好找的。

参考文献:

1.中国在国际煤炭市场定价格局中的地位与策略|张仲芳、杨青龙、王奕鋆、刘培.学习与事件2015年第7期

2.世界主要煤炭资源国煤炭供需形势分析及行业发展展望|王伟东、李少杰、韩九曦.中国矿业2015年2月

3.世界煤炭供需形势分析|刘闯、蓝晓梅.中国煤炭.2020,46(4): 99-104

4.印度煤炭进口量持续大幅下降|中国煤炭市场网.2020.06.18

5.中国煤炭进口停滞,什么原因?|信德海事.2020.10.04

6.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分析与展望|期货日报.2019.12.17

7.澳大利亚经济转型步履维艰|郭倩.经济参考报.2019.12.24

8.为什么出口煤炭到中国对澳大利亚如此重要?|中财网.2020.10.14

9.“中国叫停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”,澳国内……|环球网.2020.10.13

10. 2020版《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》新鲜出炉|中国科学报.2020.06.18

来自:瞭望智库.

关注【深圳科普】微信公众号,在对话框:
回复【最新活动】,了解近期科普活动
回复【科普行】,了解最新深圳科普行活动
回复【研学营】,了解最新科普研学营
回复【科普课堂】,了解最新科普课堂
回复【科普书籍】,了解最新科普书籍
回复【团体定制】,了解最新团体定制活动
回复【科普基地】,了解深圳科普基地详情
回复【观鸟知识】,学习观鸟相关科普知识
回复【深圳科普月】,了解更多科普月活动详情

听说,打赏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爱。